玩外围·脱下橄榄绿换上警察蓝,老兵新警们特殊的“制服情结”

2020-01-10 16:43:00编辑:admin

玩外围·脱下橄榄绿换上警察蓝,老兵新警们特殊的“制服情结”

玩外围,北起中山五路,南到文明路口,这条长达440米的北京路,张东涛在20余年里不知走了多少遍。

“八一”建军节这天,张东涛如往常一样,一早起来便上街巡逻。当广播里嘹亮的军歌响起时,他不自觉地挺直了身板,跟随旋律哼唱起来。

1994年,张东涛从部队退伍,次年加入警队,成为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的一名民警。巡逻防控、刑侦打击、安保维稳,张东涛20多年如一日守护着北京路步行街的平安。

作为军转警的一员,张东涛在广州警队中能找到不少经历相似的战友。他们脱下军营绿装,穿上蓝色警服,在各自的岗位上转换角色与身份,延续着“制服梦”!

▍不舍的制服情结

“在军营里很单纯,一切行动听指挥。来到警队就不一样了,各种工作千头万绪,特别考验创造性。”张东涛说。

从部队退伍后不久,张东涛从报纸上看到了一条社会招警公告,他报了名,并被录用。谁知刚入警队就被分到了越秀分局的防暴队,负责路面巡逻处突工作。

防暴队的工作并不轻松,不仅要在巡逻时身着笨重的防护服佩戴枪支设备,还要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危险。

时隔多年后,张东涛对入警后不久发生的一宗抢夺案仍印象颇深。当天晚上10点多,辖区某路段发生bp机抢夺案,两名男子驾驶摩托车抢夺后迅速逃跑。张东涛接到警情后,在路面守候,这时从远处驶来的摩托车飞驰而来,他企图拦停,但车辆速度太快。情急之下,他鸣枪示警,两名嫌疑人听到枪声后停下,张东涛与同事迅速上前拦截,并将两名嫌疑人控制,当场缴获了赃物bp机10多台。

张东涛的同事唐培炎,是越秀区分局北京派出所北京路步行街辅警中队的一员。本在军队负责后勤工作的他,退役后成为北京派出所的一名辅警,协助北京路步行街的治安防控工作。

北京路步行街上共有商铺百余家,人流量大,节假日高峰期日均可达几十万人次。群众问路、孩子走失、小偷小摸,一天下来,需要处理的问题多种多样。

去年8月的一个晚上,唐培炎在街面巡逻,突然发现街边商场的三楼冒着火光。走近一看发现,原来是一家打烊的火锅店内着火,火苗已窜到半米高。第一次遇到此种情况,唐培炎没有片刻犹豫,立刻冲上三楼,向商场管理处询问如何开门。不久后,他拿着大铁钳,剪开了火锅店的门锁,及时扑灭了火苗,避免了财产损失。

“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新情况,需要时刻绷紧弦,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唐培炎说。

▍“一切从零开始”

对于警队中的不少军转干部和退伍军人来说,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在一个新的领域一切从零开始。他们当中的不少人已在部队中服役十多年,却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选择另一条路,一切从头开始。

汤杰是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区分局瑞宝派出所的一名老兵新警。1979年出生的他从军校毕业后,先后在陆军、海军部队服役,35岁时主动选择转业到基层派出所,成为一名新警察。

“刚来的时候什么也不懂,只能拼命学习。”2015年,汤杰来到瑞宝派出所刑侦中队。为了迅速学习新知识,除了阅读单位案头上的各种法律法规外,他还给自己“加餐”,在下班时间看各类讯问、犯罪心理学等方面的书籍。

在同事们的眼中,这位高个子宽肩膀的帅气警察总是充满了干劲。2016年6月,汤杰参加脱产培训,但每天培训结束后他总是习惯回派出所研究案件线索、坐在电脑前分析监控视频,期间他分析侦破了一个涉25宗以贷款为名的系列诈骗案。

“我坐不住,没法坐定在办公室写材料,还是跑基层更适合我,分析情报四五个小时都不觉得累。”汤杰说。

与汤杰类似,今年41岁的岳雪明也是在从军的第12个年头脱下了军装,换上了警服。2007年3月,他加入广州市公安局从化区分局,开始了从一名侦察兵到侦查民警的转化。

“侦察”与“侦查”虽只有一字之差,但工作内容和性质却完全不同。岳雪明刚来不久,就被安排侦查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由于电信网络诈骗为非接触性犯罪,组织者、实施者、受害者往往分散各地,侦查起来难度更大。

为了能在短时间内提升业务水平,岳雪明加入了70多个公安内部的业务工作交流群,利用工作之余与同事交流反电信诈骗案件的侦办经验,在学习借鉴中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工作办法。

在岳雪明看来,尽管电信网络诈骗手法千变万化,但侦破案件有时却需要最“笨”的办法。

不久前,岳雪明参与侦办一起微信盗号团伙案。该案件需要在广州、汕头、深圳三地市同时实施抓捕。岳雪明负责的抓捕地点持续高温,他在近39度的烈日里露天蹲守多天,衣服在汗水中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终于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穿制服干的就是为群众服务的事儿”

在不少人眼中,军转干部和退伍入警的民警身上,都有着一种特殊的气质。这种气质从军营延续到警队,在各条战线上都能体现。

叶海勋曾是原沈阳军区的一名军人,如今是北京路步行街辅警中队的副中队长。与很多人不同的是,当这个城市渐渐睡去时,却是他最繁忙的时候。每天凌晨到次日八点,叶海勋便为北京路“守夜”。

北京路上每个档口的老板基本都认识叶海勋,这不仅是由于他巡逻的时间久,更是因为在无数个夜晚,叶海勋都帮助他们管好了大门。

由于不少商铺的大门是自动卷帘门,一天生意打烊后,老板常常按下自动按钮就离开,并未确认商铺的门是否关好。到了夜间,叶海勋就会在巡逻时仔细查看大门是否关好,帮忘记锁门的商铺锁好大门。没办法锁好的,就想方设法地联系到档主,让他们回来关好门。

“经常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叶海勋说,在等商铺老板回来期间,他必须守在商铺门口,确保店内财产的安全,直到老板回来后清点店内财物后才离开。

面对他人难以忍受的“熬夜之苦”,叶海勋却从不抱怨什么,“穿制服干的就是为群众服务的事儿。”他笑道。

作为曾经的军人,岳雪明对“穿制服”的职业也很是认同。不管是周末、节假日,还是黑夜,只要是有工作安排,他总是随叫随到。

由于同一起电信诈骗案中嫌疑人、受害人可能遍布多个省份,因此出差成了岳雪明工作的常态。“出差十几二十天很正常,一年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外面跑。”他说。

在侦办“河西伪基站案”期间,岳雪明负责追捕嫌疑人、调查取证和追赃工作。两个月内,他出差26天,跑了粤、桂、黔省区的15个地市,到50多家银行调取相关账户资料监控视频,最终成功侦破伪基站诈骗系列案38宗。

“谁让我们是穿制服的呢!”岳雪明笑称。

【记者】吴珂

【图片】施桂鸿

【通讯员】施桂鸿 岑柏瀚 陈玉敏

【校对】曹柏英

【作者】 吴珂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南方号~南方名记~广东警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