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交通运输局:正排查道路交叉口及设施

2019-11-08 17:31:15编辑:admin

10月15日,在福田区向梅路和莲花路交界处,一辆黑色suv失控,撞上安全岛,造成两人死亡,一人受伤。这是今年深圳发生的第五起事故,一辆汽车失控撞上安全岛。安全岛不安全的原因以及如何提高安全岛的防护性能已经成为深圳市民讨论的热门话题。事故发生后,深圳市政府指示交通部门立即对安全岛采取安全保护措施,要求确保安全。

事故发生后,《南方都市报》ndx实验室发起了“深圳重复5起交通事故,把安全岛变成救生岛”的话题。它还安全吗?”根据该报告,在24小时内收集了5,383份问卷。其中,85.5%的受访者认为安全岛不安全。同时,杜南记者还邀请NPC代表和CPPCC成员参观深圳的几个路口,并采访了相关道路安全专家,讨论如何提高安全岛的保护功能。

向梅路和莲花路交叉口

事故现场附近有许多小学,学生必须经过这里才能上学。

前天下午5点左右,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深圳市委员会委员姜磊和杜南记者一起,对事故发生在15日的向梅路和莲花路交叉口进行了回访。记者看到,该路口是一个岔路口,共有3个安全岛,每个安全岛大致形成一个三角形。安全岛的地面比路面高约10厘米,有反光的警告柱。警告柱是中空的,可以用手敲掉,高度约为80厘米。在事故发生的安全岛,反光警告柱被导致事故的车辆撞倒。现在,冰淇淋甜筒被放置在受损的警告柱上作为警告。杜南记者还注意到,行人过马路时需要经过安全岛两次,放学后学生会成群结队地经过这段路,如梨园外国语小学、景隆小学、狮岭小学等。如果有晚峰,人们会聚集在密集的集中地停留在安全岛,这将增加安全隐患。

李鸿西路和农轩路的交叉口

该路段设有6个安全岛,行人很难一次过马路。

姜磊和杜南记者也在同一天来到了李鸿西路和农宣路的交叉口。7月21日,一辆小汽车倒车到安全岛,撞倒了一个等待交通灯的三口之家。

十字路口是南北方向有8条车道,东西方向有4条车道的十字路口。严格来说,该路段有6个安全岛,南北方向各设两个红绿灯。当行人过马路时,他们需要在安全岛停留一段时间。姜磊说,南北方向似乎有太多的缓冲区,并建议考虑消除多余的安全岛,“允许行人一次过马路,这可能会减少事故。”

深南大道与农林路交叉口

安全岛设有约30cm高的桥墩,增加了安全性。

在深南大道和农林路的交叉口,姜磊和来自杜南的记者发现,这一段是一个有两个安全岛的丁字路口。安全岛的中间是一条供路人通行的道路,两旁是绿化带和花草。安全岛的道路上有大理石制成的约30cm高的桥墩。这部分安全岛的两侧也相对较高,约20厘米高。行人在此路口顺利过街,无大规模行人聚集现象。

姜磊表示,这里安全岛的高度相对较高,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安全系数,“但仍建议缩短在路中间安全岛的停留时间。”

南山大道和邓亮路交叉口

安全岛的宽度是合理的,可以看到行人超过了安全岛。

今年5月16日,南山大道和邓亮路交叉口也发生了类似事故。10月16日,南山区人大代表唐祥玉和杜南记者回访了现场。通过实地考察,发现路口安全岛的宽度相对合理,但在高峰时段,非机动车和行人仍部分超过安全岛。在现场推动试验后,发现围绕安全岛竖立的柱状条带相对较强,但不清楚它们能承受多大的冲击。

南山创业路与后海大道交叉口

安全岛只有一根石柱,中间没有障碍物,造成很大隐患。

考察期间,团队注意到南山创业路路上有一条斑马线,但中间只有一排黄色的“岗哨”,没有额外的空间被隔离为安全岛。创业路和后海大道交叉口有一个安全岛,两端只有一个红绿灯和一根石柱,宽约1米,中间没有山脊。非机动车辆几乎无法在安全岛内行驶。路段周围有许多住宅区和一所中学。唐翔宇认为,这个十字路口的安全岛的安全隐患更大。

集华路与五河大道交叉口

安全岛很小,许多行人都挤在路上。

昨天下午,杜南记者来到了集华路和五河大道的交叉口。今年5月15日早上7: 30左右,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公共汽车与一名女性路人相撞。这名妇女摔倒在地后,几乎整个下半身都被卷入了巴士的底部。路口周围有三个大型购物中心和一个蔬菜市场。高峰时间有许多人过马路。十字路口的每个方向都有安全岛,供行人等待通行,但面积只有2-3平方米。高峰时段,当行人指示灯亮起红色时,安全岛无法容纳行人过街。挤在路上的行人比站在安全岛上的人多。

“安全岛非常狭窄。行人经常挤在路上。强烈建议增加更多的人行桥。支持者应该被推高。”在互联网论坛上,一篇呼吁在深圳龙岗区坂田街集华路与五河大道交界处增设人行桥的帖子获得了响亮的回应。

声音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深圳市委员会委员姜磊

考虑减少行人在安全岛上的时间。

现场考察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深圳市委委员姜磊表示,相关部门需要考虑为安全岛建立统一的标准,还需要加强安全建设,考虑如何避免车辆在通过安全岛的岔路口时直接冲向安全岛的可能性。

姜磊还表示,应该让更多的人留在道路两侧,而不是人为地聚集在安全岛。“聚集在一个安全的岛上会大大增加行人的风险。如果不可能一次过马路,应加强安全岛的建设,尽可能减少行人的停留时间。”姜磊还说,如果条件允许,可以考虑在拥挤地区增加地下通道或修建人行桥。

唐翔宇,南山区NPC代表

考虑安装智能信号灯来帮助过马路。

南山区人大代表唐翔宇表示,对于一些不必要的地方,安全岛可以适当禁止。当人数达到一定数量时,一些不能禁止安全岛的地方可以通过智能交通和其他方式转换成绿灯,从而减少行人停留在安全岛的时间。“这样的问题关系到公民的安全。这项工作涉及许多部门,必须通过许多部门的联合调查来解决。”

深圳市人大代表曹建社

在双向四车道道路下可以考虑实施过街

市人大代表曹建社表示,从安全设施的角度来看,可以考虑五个方面:一是对于双向三车道以上的道路,应尽可能增加地下通道和立交桥来解决问题;第二是安全岛的设置。应加强安全保护功能。例如,虽然警示条主要用于警示,但也应该增加防撞功能,“它可以增加钢管的强度,增加钢管底部的深度等”

曹建社介绍说,第三是对于双向和四车道的道路,安全岛可以考虑取消和一次性通行。第四,对于一些右转车道,如果交通量很大,可以考虑增设交通灯。第五,在斑马线前30米和50米处应增加警告标志。"有些道路现在有一些道路,有些没有,它们都应该安装."

曹建社表示,除了上述安全措施,道路绿化也需要重视。“在城市斑马线或十字路口,绿化必须无条件让位于安全。在一些地方,绿化率很高,影响了司机的视力。曹建社说:“有关部门可以就道路绿化标准达成一致,尤其是斑马线和十字路口。”然而,一些面向街道的树枝也可能影响司机对公共汽车和其他大型车辆的视线。还应该注意。"

专家说

平山铁路管理中心主任成青雪

平山安全岛将得到优化和升级。

平山铁路管理中心主任程青雪,曾任西南交通大学交通物流学院院长助理,国家轨道交通实验室(筹)交通调度功能实验室常务副主任。他在交通系统优化与决策、交通运行与维护安全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在马伦街党委副书记任职期间,他领导辖区内道路的“微设计和微改造”,消除了许多安全隐患。马陆交通安全管理“马陆模式”在全市推广。

程青雪也一直关注今年深圳发生的多起交通事故。他说,交通安全是一项系统安全工程,涉及人、车、路、环境、管理等方面。安全岛的防撞性能只是其中之一。他介绍说,平山区已经开始对全区道路交通安全进行系统、科学、持续的升级改造,其中还包括编制平山区道路设计标准指南,优化安全岛设计和交通平定设计,优先不设置渠化岛,减少渠化岛右转半径,更好地实现行人和车辆的隔离,最大限度地保护出行者的安全。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穆超

建议为安全岛区域设计危险的颜色。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穆超博士是评估交通安全应急预案的专家。关于安全岛的安全问题,他说,目前的道路交通设计需要进一步规范和补充,如安全岛的功能和防撞性能等。,但没有详细解释。

穆超表示,安全岛的功能和规模应与交通流量和交通流量相匹配。「在交通流量大的地方,应预留足够的空间,以防止行人在安全岛聚集过多。一些安全岛太小,行人已经溢出。行人认为他们是安全的,但实际上他们非常危险。”不过,穆超也觉得安全岛的空间位置应该调整,不要偏离斑马线,应该为车道预留空间。

安全岛的警示柱没有防撞性能。穆超认为,安全岛设施的防撞性能要求应与道路的限速相关联。具体防撞柱的材料、形状、高度和锚固深度应有量化要求

穆超建议进行色彩设计,以警告行人和车辆,并加强交通执法。“例如,在有大量车辆和行人的十字路口,颜色级别更高。与此同时,应安装执法摄像头,严肃处理十字路口超速行驶的车辆。”

穆超还建议相关部门对路口进行实地调查,每天定期测量路口的交通流量、人流和车流速度,以便更好地设计安全岛。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市委委员、深圳职业学院交通研究中心主任王雪

安全岛的安全系数应分三个阶段提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深圳市委员会委员、深圳职业学院交通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表示,她对最近“安全岛不安全”的说法感到担忧她说,从专业角度来看,早期交通部门设立安全岛主要是因为在交通出行中考虑到“第二个路口”,以提高过街效率。

王雪说,“现在每个人都有一个误解,认为安全岛是安全的,事实并非如此。例如,警告条的主要功能不是安全保护,而是警告和提醒功能。当然,砂斗具有一定的安全保护功能,但它是否能抵抗目前的越野车、越野车等大中型车辆还有待商榷。”

关于最近关于加强安全岛安全的观点,王雪认为,他同意自己的观点,即应在短期内采取相关技术措施来提高安全岛的安全系数,“包括采用石柱式保护柱、增加保护柱的基础或增加安全岛相对于路面的高度等”王雪说,这是下一步可以从技术层面采取的一些措施,“但我们也需要考虑这些技术措施一方面可能带来的成本问题。另一方面,这是可能的影响。如果安全岛相对于路面的高度增加,会给老人、电动车等带来不便吗?就旅行而言?”

王雪认为,政府的措施需要在不久的将来涵盖三个阶段,包括采取相关技术措施来提高安全岛的安全系数。“但是更重要的,或者说是长期需要做的,需要在包括司机、行人、政府部门等在内的旅游生态系统中达成共识。

王雪建议加强相关法律法规中的纪律措施。法律可以加大对交通领域违法犯罪活动的处罚力度,同时必须加强法制宣传王雪说,“交通安全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社会需要建立和共享共同治理,需要每个参与者的关注。”

部门回应

深圳市交通局:第二交叉岛和右转渠化岛功能改善设计方案研究正在进行中

杜南记者致信深圳交通局了解安全岛。昨天,该局答复说,在道路设计中,安全岛是指安装在路面上的岛状设施,为行人提供停止过街的空间。使用路面上方的交通岛或在路面上标记一个安全岛来引导交通流或阻止行人过街。市民出行时会停留的安全岛是人行横道二级过街岛和拐角交通岛。第二个过街岛设在人行横道上。行人过街时只需注意一侧的交通,从而提高行人过街的效率和安全性。设置拐角交通岛可以提高道路交叉口的通行能力。

《城市道路交叉口设计规范》(cjj 152—2010)规定,人行横道长度大于16m时,应在人行横道中间设置行人安全岛。这是代码要求。设置拐角交通岛不是强制性要求,但在城市交通设计中,它是提高交通效率的常用设计方案。

《公路交通安全设施设计规范》(jtg d81-2017)和《城市道路交通设施设计规范》(gb 50688-2011)对防撞护栏和防撞垫有明确的防撞等级要求,但安全岛上的设施没有防撞要求。安全岛上的支柱是隔离支柱,而不是防撞支柱。在安全岛设置隔离设施的目的是界定行人、非机动车和机动车的行走空间,主要起到隔离、警示和引导的作用。

深圳市交通局在回复中表示,根据深圳交警的说法,自2019年以来,深圳发生了五起交通事故,车辆失控,撞上安全岛。从交警部门公布的事故鉴定结果来看,直接原因是造成事故的驾驶员操作不当或突发疾病,导致车辆失控造成悲剧。

该局非常重视道路交通安全管理。自上述事故以来,我局已安排专业力量调查道路交叉口设计方案和现有设施标准,并正在研究二级交叉口岛和右转渠化岛的功能改进设计方案,以确保在满足相关规范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安全性能。设置完善的交通标志和标线、在岛首增加防光标板等措施。将采取措施加强安全减速警告。提高岛头高度、优化岛头选材、加强分离柱等措施。将被用来增强安全岛的保护性能。

记者统筹:杜南记者曾海成、陈荣梅

编辑配合:戴月柴华

采访:杜南记者曾海成、陈荣梅、徐全生、项堃谢梦、蔡雨晴、谢岳雷

照片:杜南记者霍建斌

湖北快三 湖南幸运赛车 湖北11选5投注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秒速快三app